新闻中心

NEWS

首页 - 新闻中心 -

6G要来了!预计2030年左右实现商用

踩着“使用一代,建设一代,研发一代”的发展节奏,以移动通信产业为代表的产学研各界,已从初期对6G天马行空式的畅想、讨论和研究中,渐渐梳理出更为清晰、有针对性的推进思路。

 

3月22日—3月24日召开的第二届“全球6G技术大会”,因此将成为全球6G发展重要论道场。

 

IMT-2030(6G)推进组2021年发布的《6G总体愿景与潜在关键技术白皮书》描述,6G将在5G基础上从服务于人、人与物,进一步拓展到支撑智能体的高效互联,实现由万物互联到万物智联的跃迁,最终助力人类社会实现“万物智联、数字孪生”的美好愿景。

 

图片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江兴指出,作为面向2030年之后的智能网联基础设施重要支撑技术,传统的追求覆盖、带宽、延迟等单项技术指标跃升的道路已不适合,6G必须探索和开辟技术性能、成本投入、能源消耗、安全可靠、持续高效等多目标可持续协同发展的新范式。

 

当卫星网络加入成为普遍期待

 

6G从需求到标准,正在按照既定的步伐前行。业界普遍预测,6G将在2030年左右商用

 

中国电信首席专家毕奇说:“愿望是好的,接下来怎么将真正有商业价值的愿景甄别出来,加快相关关键技术的研发,使其能在6G期间付诸于实际部署,是未来几年科研的重要任务。”

 

对于6G,东南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洪伟的看法是,最革命性的进步将是中低轨卫星网络与地面后5G网络的融合。人类将第一次实现无线通信网络对整个地球表面和近地空间甚至部分外层空间的全覆盖,从而真正实现无处不在的信息互联。

 

对于6G广覆盖的期待,马斯克的低轨卫星“星链”起到了一定的刺激作用。

 

“目前马斯克的‘星链’是通过卫星锅接收和发射信号,目标用户群与移动通信大不相同。”毕奇指出,6G能否突破链路损耗及商业模式难题,把星链在6G期间连到手机而不需卫星锅型天线,以及有多少6G用户,愿意承担卫星服务的费用,目前挑战仍然很大。

 

中兴通讯首席科学家向际鹰亦表示,卫星通讯是地面网络的重要补充,在稀疏场景下具有性价比优势,提供普遍服务,但它不能替代地面网络,在密集地区,其容量远远不能满足要求。未来,我们希望天基网络在关键技术上和地面网络在大的技术体系是融合协同的。

 

把握6G潜在关键技术窗口期

 

6G涉及领域及技术繁多,紫金山实验室副主任兼首席科学家、东南大学教授尤肖虎强调,空天地一体化、毫米波太赫兹等面向6G的技术与5G技术的结合,将使5G投资更为有效,使6G的发展更为踏实。建立多层次多学科相互融合的人才队伍尤为重要。

 

在中国移动研究院首席科学家易芝玲看来,未来3—5年将成为6G潜在关键技术的窗口期,是抢占通信领域技术制高点和培育产业基础的关键。

 

如洪伟所言,移动通信发展到现在为止,几乎每一代都是全球学者和产业界通力合作的结果,建立全球统一的6G标准亦是必然。

 

易芝玲建言,我国应继续保持3G—5G时代在国际标准组织中积淀的影响力,加大与相关国际标准组织和平台的紧密合作,扎实做好技术标准储备,为6G国际标准制定布好局,全力推动6G朝着全球统一标准和生态的方向发展。

 

但在波诡云谲的地缘环境中,标准存在着分裂的风险。

 

“坚持好全球化路线,包括技术合作,标准协同,产业协同和开放,才是实现6G提出的美好愿景最好的支撑。”向际鹰说,“从1G到5G,虽然存在着不同的技术体系,但本质上,移动通信一直追求的是全球统一标准,也正因此,才有了移动通信技术和产业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和对人类信息社会全方面的赋能。”

 

数字经济时代,移动通信网络已成为构筑社会经济的关键信息化基础设施,在世界各国关于6G愿景、需求和关键技术的初期探讨中,安全、弹性、可持续性等受到了异乎寻常的重视。

 

对此,邬江兴院士强调,面向人机物三元融合的世界,6G需对移动通信网络安全内涵和外延做出新的拓展,在注重传统信息安全机密性、完整性、可用性和隐私保护基础之上,还需特别重视6G网络的广义功能安全,以便有效应对“高强度网络战”对数字基础设施的“致瘫致乱”攻击。

售前咨询
010-59790009转8055/8192

售后服务
010-56592388